紫焰˙死神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現實的殘酷】       宧穿著鞋子,正準備要出門。      “佐助你好好的看著櫻。”      “恩”      佐助輕輕的應,並又低頭沉思。      櫻並還沒有死,根據他所知道的,只要和死神訂契約的人會在那死神死後的二十餘天身亡,而且還會常常精神不濟。      不知道關邑是生是死?               宧望了佐助許久,便嘆口氣才出了門。                           佐助看著櫻,昨夜有只有醒來不到一小時又昏睡過去,不曉得這一睡又是多久。      佐助在還未出娘胎便已死亡,當然不知愛人是如何。      突然的佐助聽見房外有動靜,便警覺的站起身,放輕腳步往外處走,卻聽到了呻吟聲,便立即衝出去,因為他聽的出來,那便是關邑。                     “關邑!!”佐助看見他並沒有做出防衛動作,因為他見關邑全身是傷的道在地上,鐵鍊環繞他的全身,在地上不斷抽續著。      佐助趕緊衝上前去抱起關邑,雖然關邑一直想找自己報仇但是他還是對燒烤關邑抱著兄弟之情。      “佐……助嗎…..?”      關邑用極虛弱的聲音呼喚佐助,他全身發燙,似乎快蒸發般。      “是我…….“      “太好了…….我一直……有話…..要說…..”關邑還未說完便不停的咳嗽不免咳出了血來,佐助見關邑的傷便知道他受到了刑罰,不過不知道他是怎麼被死神爺逮到而且還逃了出來?      “有話慢慢說…….”      佐助闔上眼睛用手觸碰關邑發燙的身軀,才發現他那時將關邑打傷的傷口都已回覆,除非飲了靈水不然是不可能是好的這麼快。      “你…….去神界找靈水?”佐助話中帶不可思議,因為這樣根本就是去找死。      “是阿……很蠢是吧?”關邑大笑了幾聲,甚是淒涼。      “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這不重要了……佐助……你要小心了……..你……將要和我犯相同的錯…..”      佐助楞了楞卻沒有說話,只見櫻從房間中扶著牆壁走了出來。      “佐……..關邑?”櫻走了出來卻又坐倒,身體有些無法支撐。      “呵呵…….是櫻阿…….看來妳因為我受了不少苦阿……”      “你你…..你怎麼…..”    烤肉食材  佐助不等櫻說完便插了進來,看著關邑說著。      “快和櫻解除契約!!”      只要契約立即解除那們櫻便能活了下來。      關邑看見佐助十分急的樣子,便又大笑了起來。      佐助並沒有因為關邑的大笑動到怒氣,反而十分平靜的盯著關邑,也許這就是死神爺欣賞他又特別疼他的原因吧?      “呵……我早就已經……被死神爺奪走了死神的身分……哪來的權力?更何況…….我已經瞎了…..瞎了阿!!!”關邑因為用力的大喊震到傷口,便哇的一聲狂吐血,甚是狼狽。      “佐助!!你就別逼他了!他他…….他這樣會死的……”櫻哽咽的說著,佐助看了看便沒有在繼續說下去。      雖然關邑對櫻甚是壞,還和她訂契約,但是櫻心地就是太好。                     關邑聽見佐助竟聽櫻的話沒有在繼續說下去,心中便有所知,也許他真的已報仇雪恨了,死也不瞑目。      “櫻小姐…….就讓我告訴妳…….我…….和妳訂契約的原因吧…..至少讓我一直埋在心裡的苦悶……..在死前可以……發洩發洩…..”      關邑輕輕的說,卻不是面對著櫻,因為他見不著櫻也見不著烤肉這世界,櫻聽了心就軟了下來便向前去,更何況關邑也沒有反抗的力氣。      佐助見關邑要說想要阻止,卻又住了口,只因為櫻。         但是他卻還是不明白他自己的心意。                           “那是在……..春初冬末之時…….”                     關邑輕輕述說,也不斷的回憶從前。                                    是的,那是春初之時,一片綠油油的草地,花花綠綠的花兒盛開好以展現自己最艷麗的一面好已吸引蜜蜂來取食自己。      關邑又再次降下人間完成任務,而這次的契約之人便是櫻的父親。      無 櫻衙。         那時櫻衙正陪著櫻,因為今晚他便要走了,關邑也正坐在他身旁,陪他望著櫻。      關邑見櫻天真無邪的在草原上打滾,還一聲爸爸來一聲爸爸去的。      『櫻衙,你捨得嗎?』      櫻衙沒有回話。      『就算你想回頭,我也不會就此打算解除契約』      『我知道……我也不這麼打算…..』      關邑見櫻衙用十分捨不得又充滿抱歉的神情望著,不禁心下嘆氣。  居酒屋    後來櫻衙手牽手和櫻回了去,關邑四處晃了晃,突然有一名女子出現用刀子抵在他的脖子邊。      他有些驚嚇,只見這女子花容月貌,表情卻甚是凶狠。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總是……..總是待在櫻衙的身邊?』      『妳看的見我?』      『不錯!這樣有什麼奇怪的?』      關邑見這女子到有幾分骨氣,當然還是沒有抱出自己的身分。                        『呵呵….初次見面,到不如我帶妳去幾個地方玩玩吧。』      『我們才剛見面,我幹麻聽你的?』      關邑沒說話,卻也馬上說服了這女子,沒想到才一天交情到是變了很深。            也是關邑這一生最大的絆腳石。                        今夜,他殺了櫻衙。                  『你做什麼?你殺了他幹什麼?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雨滂沱的下,那名女子臉色發白的站在櫻衙的屍體邊對著關邑大喊。      『這是我和他的約定』      『管你什麼約定……你為什麼……』      『跟我走吧。』      關邑突然說出這句話,語氣聽不酒肉朋友出有半點開玩笑的語氣。      『你說什麼?』      『跟我走吧,妳也知道我對妳…….』      『那又如何…..你殺死了他…..』      『我會給妳幸福的……難道妳還對這男的不忘嗎?我想妳也變心了對吧?』      女子楞了楞,竟就這樣被關邑牽著走,離開了那冰冷屍體。      只剩下一名小女童在那處哭泣。                           關邑和那女子待在一起許多天,關邑知道自己已愛上了她,甚至到了不能沒有她的地步,但是那女子也是這樣嗎?         不見得。               一天關邑與那女子在外處散步。      突然出現一到身影,那便是宇智波 佐助。               佐助和那女子的初次見面。                     『佐助?死神爺也派你下來了?』      『恩,死神爺說我還得向你學習才是,因為我是第一次降世。』      關邑笑了笑甚是歡喜,便將佐助介紹給那女子,說那是他如兄弟般的朋友。            那女子盯著佐助沒有移開過。                           夏天快到,關邑慢東區燒烤慢發現佐助和那女子在一起的次數增多。      有一次,只見那女子又去找佐助,便偷偷的跟去。                     只見他們約在一棵大櫻花樹下。      『佐助!』      關邑聽她叫佐助的聲音甚是開心,不禁感到心痛。      『妳可來了。』      『你找我出來…..有什麼事?』      突然的,佐助將那女子的投靠近自己,便用自己的唇吻了下去。      那女子霎時一陣臉紅,卻聽到佐助輕輕的說。      『契約成立。』      『佐助……什麼契約?』      『以後再說吧,妳還是快快回去不然關邑會發現的。』      『阿…..恩恩』女子紅著臉跑回去,似乎還陶醉在佐助的吻中,但她卻不知道,這吻對佐助來說只不過是普通的契約。      關邑看了甚是駭然,心裡甚是氣憤,又是難過。      所以關邑等那女子回來,便告訴她佐助吻她的真正的原因,希望她能放棄佐助,要不然她會有生命危險,但沒想到那女子罵她,說什麼寧可是那樣她還是不會放棄。      從那一日開始,關邑便沒有再繼續和那女子相處,不是他不理會,而是那女子。           東區居酒屋          他在也忍不住,沒有她的生活讓他生不如死。      便找決心找佐助去,也打算將佐助大罵。               想也沒想到他去的那日便是契約該做完結的時候,也就是那女子生命的結尾。      當他到達那裡時已經來不及了,不過最令他心痛的是,不是佐助親手殺了她,是她自己用佐助的神刀刺下自己的腹部,沒想到,到了現在他所愛的女子竟然還是愛著沒有為他付出的佐助。         『妳…….』      『佐助…..你親自取走我…..我會受不了打擊的…..』      接下來他們的對話關邑沒有聽清楚,他的心情越來越亂,腳竟然軟的站都站不起來,或者說是氣到站不起來。      他聽到那女子的最後一句話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心痛嗎?』      『不知道』                        『因為你…..不懂愛……         但我卻…….愛上你了…..         愛上你這死神…………』            說完便消失,如蒸發在這世界。         佐助低頭看著那女子的淚水低喃道…….      『…………愛………….         是什燒烤麼………………?』               這時關邑見到那女子消失,這才因為氣憤忘記了腳軟,便衝了出來,一拳就往佐助的臉揍去,但佐助早已發現的關邑所以隨手便用神刀的刀柄往他的腹部打去。      關邑因為氣憤的關係失去控制便一時疏忽,被佐助打的正著。      關邑摸著肚子勉強的站著,眼神甚是凶狠。                     『你為什麼……要這麼這麼做…..?』      『很抱歉,我這是為你好。』      『你這畜生!你明明知道我很愛她……你竟然給我奪走!!』      『關邑兄!我的確是知道你愛著他但是如過在這麼下去,哪一天你要是因為她而犯了禁忌……下場你是知道的!!』      『呵呵…..哈哈哈!我告訴你…..她死了…..禁忌這兩字我還是碰定了!!』      『關邑兄!請別……辜負我的心意!』      佐助忍不住放大聲音。      『宇智波 佐助!!我和你別說是兄弟連朋友也不是!你沒有愛過….你怎麼知道?為什麼…..那女人會愛上你這畜生!!』      佐助望了望,心裡甚是失望,但既然他完成了任務再這久留也不好,便連哼也沒有就掉頭走酒肉朋友了。         『你這…..畜生……..』                     因此,他便興起了報仇之心。                              關邑住了嘴,也許有些缺氧,似乎是說了太多的話。      佐助在一旁聽了甚是尷尬。            櫻卻已經哭的一踏糊塗,為關邑的經歷感到難過。      “櫻小姐……不用為我哭成這樣…..妳應該要為妳自己哭…..”      “什麼…..意思….?”      “妳想知道那女人…..是誰嗎?”      “誰?”                                                   “她便是……妳母親了……”                           關邑說完便斷了氣,從人間蒸發消失,櫻睜大眼睛看著佐助。                                                                  佐助卻是低頭不語       ﹃ 待續˙未完 ﹄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褐藻醣膠YAHOO!

創作者介紹

photoshop

wy89wyrxs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