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報記者王楠報道
  “很多年以前,我生活在一個叫做‘慢吞吞’的城市,浪費了很多的時間。於是我決定搬到一個叫做‘忙碌’的城市。我每天都非常地忙,只有下雨天稍微空閑一些,我就去了圖書館,這個圖書館有一個很美麗的名字:蒲公英圖書館。我向這裡的管理員要了一杯咖啡,一邊喝咖啡一邊看書。 ”這是繪本 (也叫圖畫書)《木偶的森林》中的一段,不過在上海這個也叫做“忙碌”的城市裡,還真有這樣的一個地方。
  不久前,可在父母的陪伴下徜徉書海的公益親子圖書館在浦東塘橋悄然開放了。童話般的小屋可以聽故事,小小的舞臺可以演繪本,對年幼的孩子們來說,這樣的閱讀才是最好的“悅讀”。
  圖書館內有“樹”、有舞臺
  浦東峨山路633號,公益園旁一排幽靜的房子里,“蒲公英兒童圖書館”成為吸引孩子們的一塊“磁石”。推開門,宛如走進了童書的 “海洋”——60平方米的房間,四周佈滿了乳白色的木製書架,幾乎占據了房間內所有可利用的牆面。屋子中間有一棵大大的“樹”,仔細看,上面有“鳥巢”,還有“蜂窩”。樹的前面有個不大的舞臺還有沙發,不時有孩子挑了本書就窩進了沙發里,靜靜地看書。
  這裡有41種小分類的圖書,兒童圖畫書、民間故事、童話小說、自然科學、數學、歷史人文、藝術、英語等。“這裡九成以上的書籍都是繪本,共有7000多冊中英文童書。 ”圖書館里的簡老師介紹,“對於會讀圖但識字有限的孩子來說,兒童圖畫書對於培養幼兒的閱讀興趣有著重要的啟蒙作用。 ”
  營造輕鬆隨意的閱讀環境
  因為家住得近,4歲半的天天已是這裡的常客。從三四歲起,天天就喜歡跟著媽媽去圖書館看書。但一圈走下來,母子倆總是小有遺憾:家附近有社區文化活動中心,但針對幼兒的繪本太少;浦東圖書館在區縣圖書館內擁有全市唯一的“少兒圖書館”,到了雙休、節假日,人多不算,很多繪本已有些殘破;南京西路的少年兒童圖書館倒是書又多又全又新,可惜家住浦東來去不方便。 “最重要的是,天天這個年紀的孩子還不太認字,更喜歡聽人念書,這在公共圖書館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心愿。 ”天天媽媽說。
  相比之下,“蒲公英圖書館”營造的是家庭式的閱讀環境。在這裡,孩子們可以自由地看書,也可以隨意地坐在地上、靠在沙發上,從課堂內正經端坐的姿勢中解放出來,請家長為他們念書。如果講得精彩,其他小聽眾也會豎起小耳朵加入進來。
  “現在的父母都很忙碌,但無論怎麼忙,一定要留出和孩子一起閱讀的時間。 ”圖書館英語教師Summer告訴記者,讓讀書成為孩子的生活方式也是圖書館建造的初衷,希望通過營造親子閱讀的氛圍,帶給人們最新的理念。“摟著孩子讀書,不僅能豐富知識,共讀一本書更能分享彼此的感受,增進感情。 ”
  緣起最美“鄉村圖書館”
  “蒲公英圖書館”的負責人杜可名,一個瘦瘦戴著眼鏡的斯文女生,卻有著令人咂舌的一連串頭銜和經歷: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兒童早期教育碩士 (密州立的基礎教育連續7年蟬聯全美第一),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兒童發展實驗室助理教師;美國愛心傳遞慈善基金會發起人(主席)。
  截至目前,在五年時間內她帶領團隊共在中國建設了近50座蒲公英鄉村圖書館,被捐款方譽為“中國最美好的鄉村兒童圖書館。 ”而進入城市社區建造公益圖書館,浦東塘橋是第一座。
  杜可名說,“蒲公英鄉村圖書館我們已經有了比較成熟的操作模式,恰好發現城市裡的小朋友在社區里難覓合適的讀書;恰好這條公益街在招租,政府給公益機構提供了一定的優惠政策,比如房租補貼一半;恰好我們也想做些探索和改變,城市圖書館就應運而生了。 ”
  杜可名說,無論在城市或者鄉村,蒲公英圖書館都有一些共同點——精選的好書,深受兒童喜愛的閱讀環境,持續有效的教師培訓。最重要的是仍然堅持免費借閱,讓更多城市兒童享受好書,從書中獲得生命的力量。
  蒲公英圖書館的書單都是國內著名童書翻譯家、少兒閱讀推廣人、兒童文學作家聯合推薦而成。記者在館內隨意翻閱了一下,《猜猜我有多愛你》、《在那遙遠的地方》、《快活的獅子》、《團圓》……書架上的繪本都是國內外經典獲獎繪本,而英文原版繪本則大部分都是杜可名從美國“背回來”的。 “原本就是本著為自己孩子買書的心態,為來圖書館的孩子選書。 ”杜可名說。
  讓更多孩子愛上閱讀
  押金200元,一次可借閱2本童書,或者押金1000元,可同時借閱中英文童書。看書則是隨意的。開館以來,“蒲公英圖書館”登記的會員已有400多名。
  而添加“上海蒲公英兒童圖書館”微信公眾號,則可以接收到大量的活動信息——每周二、六的中英文故事會、每周五晚的親子電影、每周二次的繪本戲劇表演……
  “它其實不是一個普通意義上的圖書館,更是一個兒童發展中心,是一個教育平臺。 ”杜可名說,
  這個曾經在國內當過高中語文教師,旅居美國九年的女孩,心心念念的是要把國外優秀的閱讀和教育理念通過“圖書館”帶到中國。“鄉村圖書館是建在學校里的,我們會註重圖書流轉率,老師利用圖書館的上課情況,學生有無掌握正確的閱讀方法。而在城市社區圖書館,會更註重激發兒童學習熱情,同時鼓勵他們‘做自己’。 ”杜可名說。當然,所有的宗旨,都是通過豐富優質的書籍和有趣有益的閱讀活動,讓更多的孩子愛上閱讀。
  1991年出生,笑容甜美的Sum-mer是個曾在美國的幼兒園教過孩子的姑娘,更是莎士比亞戲劇愛好者。昨天,她負責為三個小女孩編排兒童劇。
  四五歲的小孩子還不懂 “演戲”。Summer先要通過歌曲、舞蹈、角色分配將她們 “帶入”,再用英文朗讀了劇本——原版繪本《猜猜我有多愛你》,最後設計動作。一個小時下來大汗淋漓。
  “其實我原來就是鄉村圖書館的志願者,因為覺得這個項目非常有意義,現在就全職為它工作。” Summer說。目前,“演繪本”這個課程都是全英文的,但由於活動設計的生動有趣,即使是零英語基礎的孩子也能玩得不亦樂乎。
  “現在因為知曉率不高吧,固定來的孩子不多,家長覺得我們這個有些英文晚托的性質,以後可能會排一齣可以公演的戲。 ”Summer說。
  公益組織困境一直存在
  “蒲公英圖書館”平時中午12點半至晚上8點開館,雙休日全天候開放。基本上,每天傍晚放學後是“高峰期”,每天都能接待數十個小讀者。
  在城市裡開這樣一家兒童圖書館,成本不菲,房租水電人工等等,一個月有四五萬元的支出,因此,除了借閱仍堅持免費之外,其他的閱讀和教育活動蒲公英會收取一定的費用。例如此類由“講故事”衍生出來的活動都是收費項目,但價格相比早教班要便宜很多,都維持在百元以下。每周五晚的親子電影,每個家庭收費20元,中英文故事會,500元/8次。而兒童英文繪本劇俱樂部 ,每次收費100元。每天上午還有適合14-36個月幼兒的專業早期教育項目,平均每小時50元。月底即將推出針對爸爸們的親子育兒講座,每單次收費預計在50-80元。
  杜可名粗略地為記者算了一筆賬:即使如此,平均每月活動進賬不足萬元,差額部分目前主要靠基金會支撐。為了節約成本,她正在將原本由專家名人完成的培訓課製作成視頻,以便更多的鄉村教師受益。
  “公益組織的困境是一直存在的。 ”杜可名說她比較羞於“吆喝兜售”,更相信美好的東西一定會人傳人,過程是會慢一點,但教育本來就是一種培育,需要有慢一點的耐心。
  “公益機構在籌款上的壓力和困難,在一定程度上需要把眼光離開籌款,轉向項目本身的質量。用心地去把一個兒童閱讀和教育項目做得專業,符合兒童發展需要,一定是運作得以維持和興旺的首要條件。 ”杜可名相信蒲公英城市兒童圖書館會得到越來越多的關註和支持。
  (原標題:公益親子圖書館開在家門口)
創作者介紹

photoshop

wy89wyrxs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